当前位置: 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新时代童书编辑需要具备哪些素养?

2018-08-31 来源:出版商务周报 扆源雪
  作为一名少儿社的儿童文学编辑,面对的读者是儿童。儿童是希望,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。为儿童出版精神食粮,责任重大。我时常思索作为一名儿童文学编辑,要想为新时代的儿童出版好书,需要什么素养。

  童心——新时代童书编辑应该具备的基础素养

  童心,是很多童书作家应该具有的素养。好的文学是作家直抒胸臆的结果。儿童文学是给孩子看的,作家作为一个成人,必须保有一颗童心,才能做到从儿童的视角出发观察世界,写出儿童想说的话。

  在第14届亚洲儿童文学大会上,我见到了著名诗人林焕彰,年近八十的林老先生发表论文时,先是背着他的书包在讲台的中心,和大家开玩笑说:“我是一个小学生,我到哪里都背着我的书包,这里面真的是有书的……”他抖动抖动书包,大家发出一阵阵笑声,这分明是一位00后,散发着活泼泼的生命力。他接着说,“前几年特别喜爱狗,就每天观察狗,写了很多关于狗的童诗,这几年又喜欢猫,写了关于猫的童诗。”我找来一首他写猫的童诗。

  《小猫》林焕彰

  午睡时,风走过窗口,摇了几下风铃,——叮当的,飞走了。

  我养的一只小猫,跳上床,很惊奇地瞧着窗外。

  那时,一片白云飘过,以为是一条鱼,它很快地,冲出去。

  必然是很深的喜爱,诗人才能写得充和平淡,诗中既有“我”的视角,也有小猫的视角,两个视角切换自如,没有精密的构思,只用一颗赤子之心,去爱、去观察、去表达。在以前,我并不能欣赏这样的诗,觉得不够深刻,还沉浸在卞之琳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”,觉得这样有意蕴的才是好诗的固有概念。明明早已读过陈伯吹文章中提到的 “如果审读儿童文学作品不从‘儿童观点’出发,不在‘儿童情趣’上体会,不怀着一颗‘童心’去欣赏鉴别,一定会有‘沧海遗珠’的危险”。我想,那时我是失了童心的,在长成大人的过程中,在系统的汉语言文学、现当代文学的教育中,被固有概念禁锢住了。

  这两年,因为自己孩子的出生,通过近距离观察孩子的成长,我又看到了儿童的特质,意识到儿童文学和成人文学的不同,变得能欣赏完全从儿童视角出发、带着炙热童趣的作品,找回了童心。如果说我的经历是无意识的自觉过程,而林焕彰老先生,又让我意识到了童心不仅仅对于童书作家很重要,也是童书编辑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素养。

  自信——新时代童书编辑不可缺少的重要素养

  亚洲儿童文学大会,旨在加强亚洲各国、各地区儿童文学工作者间的联系,推动儿童文学思想和学术的交流,促进亚洲儿童文学的发展,主要邀请亚洲各国、各地区的儿童文学创作者、研究者和出版者。在闭幕式上,主持人宣布下一届大会将在韩国举办,韩国学者金钟会接过大会旗帜,他说:“希望亚洲的儿童文学作家、评论家和出版者共同努力,共同推动亚洲儿童文学的发展。”

  作为一名童书编辑,我一直以来的感受是,编辑的作用较弱。作家是儿童文学事业的源头,没有作品就像无源之水,作家的重要性无可置疑。评论家掌握着话语权,引领着创作方向。出版本应该也确是重要的一个环节,架起从作者到读者的桥梁,可现在童书出版处于无序竞争的境地:全国580多家出版社中,有550家甚至更多,都在做童书;全国每年出版童书有4万多种,名家作品被疯狂争抢重复出版……出版本身的无序竞争,拉低了图书出版的门槛,降低了编辑的含金量和重要性。

  编辑是否真的不重要?我常常自省。2018年5月和8月,我分别参加了童书编辑年会和亚洲儿童文学大会两个较重要的会议,和业内编辑交流,也聆听儿童文学作家和批评家的言论;2018年7月,我利用暑假,在新华书店给小读者做阅读讲座,和读者交流。通过不断的学习、交流和实践,我为自己立下目标:在学习他人长处的基础上,绝不妄自菲薄;树立自己的儿童观、出版观,致力于为儿童出版精品图书;做自己喜欢的事,努力并相信自己能做到最好。

  专业——新时代童书编辑努力拓展的延伸素养

  选择专还是博,大概是每个编辑都会遇到的问题。一直以来,人们说编辑是杂家,要有广博的知识面。通过本次儿童文学大会的交流,我坚定了自己对新时代童书编辑的看法——要专业,对我自己而言,就是围绕儿童文学学习、工作,成为儿童文学链条上的专家,会创作,懂评论,精出版。

  本次大会,发言的作家有几位本身就是编辑,比如以《一千朵跳跃的花蕾》获得中宣部2017年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的周静。编辑兼作家、作家兼评论家、评论家兼编辑,甚至编辑兼作家兼评论家,从现代文学发轫以来就不罕见,甚至十分普遍,大概是因为这三种职业是文学链条密不可分的上下游关系,三者能够互相促进。

  周氏兄弟先撰文表达自己对文学的理解,随后用创作阐释自己的文学观;陈伯吹先创作后编辑,还兼批评。能够选择编辑作为终身职业,大都爱读书,并在受教育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知识体系,有一定的审美能力。但并不一定都会创作,如果编辑自己会创作,建议作者修改稿件应该更有说服力,而不会让作者觉得编辑是不会游泳的游泳教练。而且理论到实践是有距离的,编辑进行创作,对形成自己的文学观、儿童观也有帮助。

  我曾和一些作家聊过编辑创作的问题,他们说,也感受到了编辑这一职业与新文学发轫相比,甚至与三十年前相比,有了很大的差距,如果编辑能够进行创作和理论批评,对提升编辑的含金量很有效。当然,编辑经过训练,成为一名作家是不难的,但一流的作品是妙手偶得的,是需要天分的,我们只有做自己的努力,也许有一天,创作的灵感大门就会打开。

  新时代的儿童,对文学的需求一定是更加美好的,指向更深远的。新时代的编辑需要有适应他们需求的新素养。我想,只要童书编辑有坚守,有追求,不断完善自己,获得自身满足的同时,也为儿童——祖国的花朵、民族的未来的成长有所裨益。

  (作者单位系希望出版社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Copyright @ 2013-2019 湖北中图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鄂ICP备19004605号   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3234号